炼数成金 门户 商业智能 数据分析 查看内容

我们的城市需要阿姨

2017-11-6 11:21| 发布者: 炼数成金_小数| 查看: 11302| 评论: 0|原作者: 团支书|来自: 城市数据团
摘要: 在我们的城市中,有这样一类人:平均年龄45岁、98%以上为女性、98%以上有婚姻经历、60%以上每天至少工作12个小时;她们大多不与自己的家人住在一起,却是另一个家庭不可或缺的重要成员——她们就是家政服务员。在很 ...
工具 数据分析 案例 商业智能 ETL
在我们的城市中,有这样一类人:平均年龄45岁、98%以上为女性、98%以上有婚姻经历、60%以上每天至少工作12个小时;她们大多不与自己的家人住在一起,却是另一个家庭不可或缺的重要成员——她们就是家政服务员。
在我们的城市中,有这样一类人:平均年龄45岁、98%以上为女性、98%以上有婚姻经历、60%以上每天至少工作12个小时;她们大多不与自己的家人住在一起,却是另一个家庭不可或缺的重要成员——她们就是家政服务员。

在很多时候,她们也被亲切地称为阿姨。

这些年,对“阿姨”的需求在逐年增多。根据58到家的数据,从2016到2017年,家政服务员的供给量在不断增加,但相比需求,似乎仍然有很大缺口。

根据58到家的数据,我们估算了12个城市家政服务的“供给 : 需求”比例,结果请看下图:(注:主要涉及签订长期合约、从事家务劳动和老人小孩看护工作的家政服务员,不包括月嫂、临时工等,统计时限为2017年前三季度,采用的指标为 阿姨数量:具有家政服务需求的潜在雇主数量。)

可以看到,无论在哪个城市,家政服务员的数量都远远满足不了需求,而其中“阿姨荒”更为严重的城市是西安和武汉,供需比已经超过了1 : 6;紧随其后的是成都、苏州、杭州、北京、上海、郑州,供需比约为1 : 5;供需更为平衡的是广州和深圳。(以上供需比例仅是基于58到家平台上的数据分析,可能存在与实际情况的偏差)

可以看到,无论在哪个城市,家政服务员的数量都远远满足不了需求,而其中“阿姨荒”更为严重的城市是西安和武汉,供需比已经超过了1 : 6;紧随其后的是成都、苏州、杭州、北京、上海、郑州,供需比约为1 : 5;供需更为平衡的是广州和深圳。(以上供需比例仅是基于58到家平台上的数据分析,可能存在与实际情况的偏差)

这可能有点颠覆我们的认知。我们通常觉得,一线城市应该是供需关系更为紧张的地方、二线城市应该相对缓和,但结果却大相径庭。对此,我们可以这样理解:由于严重的供不应求,阿姨的数量对供需关系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二线城市(如西安、武汉)本身是人力输出型的,阿姨也可能更倾向于前往薪资更高的城市,导致了留在本地的阿姨数量少、供需关系紧张;而广东深圳则依托广东省乃至全国的丰富人力资源,吸纳了大量的外来劳动力,使得这两个城市的阿姨数量相对充裕,供需关系也就比较平衡;不过,同为一线城市的北京上海,却由于奉行严格的“人口控制”政策,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阿姨流入,导致供需关系相对紧张,达到1 : 5。

那么,1 : 5 的“阿姨荒”缺口有多大呢?以上海为例,如果按照全市的家政服务阿姨数量70万(估算值)来统计,则有潜在家政服务需求的家庭数量约350万,潜在缺口达到280万!毫不夸张地说,我们正面临着日益增长的家政服务需求和家政服务不平衡不充分之间的矛盾。

为了更加深入地理解这个矛盾,我们不妨先了解一下家政服务的供需双方——阿姨和雇主。

先看阿姨吧。阿姨从哪里来?

以上海为例,本地户籍的阿姨占比不到3%,绝大多数阿姨都来自外地。

可以看到,在上海从事家政服务的阿姨,户籍所在地主要在安徽、江苏、河南、湖北、四川等。如果我们将阿姨和上海外来人口根据来源地统计比例,那么可以发现,黑龙江和湖北籍来沪人员中,但从事家政服务的比例是较高的,超过了3%;而相比之下,浙江来沪人员中从事阿姨职业的比例则是较低,低于1%。

可以看到,在上海从事家政服务的阿姨,户籍所在地主要在安徽、江苏、河南、湖北、四川等。如果我们将阿姨和上海外来人口根据来源地统计比例,那么可以发现,黑龙江和湖北籍来沪人员中,但从事家政服务的比例是较高的,超过了3%;而相比之下,浙江来沪人员中从事阿姨职业的比例则是较低,低于1%。

再看看阿姨的年龄和学历:

可以看到,大部分(77%)的阿姨都处于40-55岁之间,其中又以45-49岁的最多。这个年龄段的阿姨,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而她们的子女则初入社会。承受着较大的经济压力、具有丰富的家庭生活经验,让更多的阿姨走上了家政服务这条路。

可以看到,大部分(77%)的阿姨都处于40-55岁之间,其中又以45-49岁的最多。这个年龄段的阿姨,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而她们的子女则初入社会。承受着较大的经济压力、具有丰富的家庭生活经验,让更多的阿姨走上了家政服务这条路。

而假如分地域比较的话,则可以发现:来自云南和广西的年轻阿姨特别多(40岁以下占比40%左右),来自吉林、辽宁和上海本地的年长阿姨较多(50岁以上比例40%左右)。

从学历来看,阿姨们的学历普遍不是太高,68%的阿姨具有初中(含中专)学历,24%的阿姨具有高中学历。

那么,聘请阿姨的雇主都是什么样的人呢?请看下图:
从学历来看,60%以上的雇主拥有本科以上学历,85%左右的雇主拥有大专以上学历,远远高于上海常住人口的平均水平(上海常住人口中,本科以上学历人口占比17%,大专以上学历人口占比28%)。换言之,高学历家庭对家政服务的需求更大。

从学历来看,60%以上的雇主拥有本科以上学历,85%左右的雇主拥有大专以上学历,远远高于上海常住人口的平均水平(上海常住人口中,本科以上学历人口占比17%,大专以上学历人口占比28%)。换言之,高学历家庭对家政服务的需求更大。

这些雇主们都居住在什么地方呢?请看下图: 

我们对比一下上海的房价地图,就可以看到雇主们普遍住在较高房价的内环地区,而在外环线外的雇主,也主要分布在唐镇、赵巷等高档住宅区。

我们对比一下上海的房价地图,就可以看到雇主们普遍住在较高房价的内环地区,而在外环线外的雇主,也主要分布在唐镇、赵巷等高档住宅区。

事实上,这些经济条件较好的雇主在选择阿姨的时候,也会对家政服务有更高的要求。我们可以将潜在雇主对阿姨的学历和年龄的期望,与阿姨的实际情况进行比较,请看下图:


由图可知,潜在雇主对于高学历、较年轻的阿姨有着明显偏好。

我们的城市需要阿姨
由图可知,潜在雇主对于高学历、较年轻的阿姨有着明显偏好。
50%的潜在雇主希望阿姨有高中以上学历,而符合要求的阿姨只有25%;
50%的潜在雇主希望阿姨在40岁以下,而符合要求的阿姨只有20%;
而从供需比例看,大专以上学历阿姨的供需比例达到1 : 7,20-30岁阿姨的供需比例更是达到1 : 20!

所以,家政服务业不仅仅在数量上存在失衡,在结构上更加失衡。阿姨是抢手的,年轻高学历的阿姨就更抢手了。

那么,在家政服务这个炙手可热的行业,阿姨的平均收入能达到多少呢?

我们比较了12座城市的家政服务员的平均月收入(2017年前三季度),请看下图:

我们的城市需要阿姨

我们可以看到:
北上深杭四个城市的家政服务人员平均工资是较高的,突破了5000元/月。其中深圳较高,其次是上海、北京与杭州。
第二梯队是郑州、厦门、广州,家政服务人员平均收入4500元左右;
第三梯队则包括了:西安、苏州、成都、武汉、南京,这些地区的家政服务人员平均收入在3000-4000元。

这样的收入水平,与当地城市的在岗职工相比如何呢?我们对比一下统计年鉴中的城市在岗职工平均工资,请看下图:

可以看到,在北京和上海,阿姨的收入与在岗职工的平均收入还存在较大差距(但跟餐饮、住宿、农业、居民服务等行业比,家政服务行业的收入显得更高)

可以看到,在北京和上海,阿姨的收入与在岗职工的平均收入还存在较大差距(但跟餐饮、住宿、农业、居民服务等行业比,家政服务行业的收入显得更高),而在郑州、厦门、深圳等城市,阿姨的收入水平与在岗职工已经非常接近了。

这意味着什么呢?
对于收入低于平均线的普通家庭而言,假如想聘请一位全职阿姨,那么需要花费整个家庭收入的一半以上;即使是对于收入在平均线的普通家庭的话,假如想聘请一位全职阿姨的话,那么也需花费掉整个家庭收入的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

因此,相对低价格的家政服务人员是稀缺的。以上海为例,请看下图:

我们将上海的雇主数量和阿姨数量根据他们的价格段进行了统计,可以看到3500元以下的低价格区间堆叠了大量的潜在雇主,但是阿姨的供给几乎不存在。

我们将上海的雇主数量和阿姨数量根据他们的价格段进行了统计,可以看到3500元以下的低价格区间堆叠了大量的潜在雇主,但是阿姨的供给几乎不存在。

但我们全局来看的话,也可以发现:虽然阿姨的供给在全价格段几乎都是稀缺的,但供给和需求的缺口却并没有因此向高价格段收敛,而是呈现出了有趣的现象:

1, 雇主数量并不是随着价格线性分布的,而是出现了双峰结构,2000元是一个人数规模较大的愿意支付价格,随着价格的提升,意愿支付人数依次降低,一直降到3500元。而从4000元开始,意愿支付人数则开始爬升,一直到人数最多的5000元。接下来再次随着价格攀升,雇主人数则继续降低。(4000元以下的需求区间包含了对钟点工等灵活用工的需求。)

2, 但从供需的角度来看,阿姨供给的缺口却是始终存在的,除了相对平衡的4000元价格区间,在无论低价区还是高价区,都存在同样的缺口。而这个缺口的大小和价格甚至并无明显的关系。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供给那么稀缺,那么阿姨们不选择向更高价位跃迁呢? 
也许是高价区的雇主选择宁缺毋滥的原则,不愿意雇佣不能达到自己要求的阿姨,也许是阿姨们更愿意选择要求较低的雇主,而不去寻找回报更高但挑战也更高的雇主。

具体原因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从数据中所能知道的是:

我们缺少家政服务员;
我们缺少能提供更好服务哪怕价格更高的家政服务员;
我们更缺少覆盖更多家庭更多需求的灵活低价的家政服务员。

在需要请阿姨的市民中,我们不仅看到了能出得起10000元请阿姨的社会精英,也看到了愿意出5000元请阿姨的中产家庭、还看到了只能出一两千元请钟点工的小型家庭或普通民众。留住这些市民,是所有城市的重要责任。

但是,城市的另一个重要责任常常被忽视了:留住这些付出劳动为别人提供幸福生活的阿姨们,同时也留住其他许许多多和她们一样,常常被我们的城市忽视、遗忘,排斥甚至是驱赶的,但却实实在在让我们的城市生活变得更加美好的人。

欢迎加入本站公开兴趣群
商业智能与数据分析群
兴趣范围包括各种让数据产生价值的办法,实际应用案例分享与讨论,分析工具,ETL工具,数据仓库,数据挖掘工具,报表系统等全方位知识
QQ群:8103575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热门频道

  • 大数据
  • 商业智能
  • 量化投资
  • 科学探索
  • 创业

即将开课

  GMT+8, 2017-11-24 17:16 , Processed in 0.170691 second(s), 26 queries .